中原网首页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焦点新闻2017-05-17 11:11:09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

清浊交汇、河洛分明,这里是河出图、洛出书、伏羲画八卦的地方,这里是数千年中华文化的龙兴之地---河南巩义。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从河洛汇流处,溯伊洛河上行五里,背傍北邙,面临伊洛河,屹立着一个千年河洛文化的证见---石窟寺。它始建于北魏孝文帝太和年间,距今已有1500多年,相传孝文帝迁都洛阳以后,来到巩县,看到这里山水秀丽、景色宜人,就下令建造了闻名于海内外的希玄寺,唐代称净土寺,宋明称大力山十方净土禅寺,清代至今俗称石窟寺。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几经战火和门前洛水的泛滥,寺院的原貌已经不复存在,上图是石窟寺的大力山远景,在这样的黄土山上开窟造像,十分少见,令人叹为观止。进入景区正门看到的大雄宝殿和东西两边厢房属于明清时期的一组建筑。记载着人世间的沧桑变迁,扇扇门窗下,停留岁月的痕迹!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就在我们迎面看到的这座大力山下,从西到东依次排列,现存洞窟5个、千佛龛1个、摩崖大像3尊、大小佛像7743尊、造像题记及其它碑刻186篇…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第一窟中心柱北面雕刻的这尊佛像,它最精彩的部分当属须弥座前衣摆处的雕刻了,线条繁琐,但却非常飘逸、自然、流畅,给人一种非常强烈的立体感。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其他三面代表了过去、现在、未来。人世间,虚妄的众生,想来只是皮囊。过去已逝,未来太远,人类往往看不到现在,参不透未来,执着于过去,依然无法度己,只能借助神灵。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帝后礼佛图,供养人石刻的绝美之作,记载了北魏帝后以及贵族上层人物的雍容华贵和虔诚肃穆的宗教感情。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帝王头戴平天冠,右手持莲枝,左手置于侍者所捧香炉中,两侧侍者或为王者牵衣,或持扇、持装饰华丽的伞盖。其余男像皆戴高冠,各与身边持伞、扇之侍从形成一组。女像头戴莲花冠,各自都有持伞、扇的侍从。每层浮雕由于方向、服饰的一致而形成强烈的整体感,而上部空间由于斜向的羽扇、伞盖和飘动着的结带以及人物的参差错落而增加了画面的变化。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这是三尊少见的立佛,连佛衣上的细腻的纹理都被雕刻出来了,他们微笑的看着来往的众生,如此祥和。然而直立的身躯依旧拉开了佛与人的距离,佛,终究是佛。需要敬仰。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寺中石窟诸佛造像多为方圆脸型,已经摆脱了北魏早期深目高鼻的特点,神态文雅恬静,渐有大唐风韵。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第三窟中的一对飞天,她们与你记忆的交集应该是中学的历史课本。如今,历史课本估计已经泛黄,她们的形象正在褪色。但并不影响她们的绝代风华。她们一手拿着莲花枝,一手托着莲花蕾,体态修长、薄纱透体,飘带自脖后绕至两肩前再翻到腋下向后飘扬,给人一种非常强烈的飞翔感。正是这些婀娜多姿的飞天,使整个洞窟呈现一派富丽庄严佛国净土的气氛,置身其中犹如佛国幻境。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风露生寒,人在莲花顶。睡重不知残酒醒。红帘几度啼鸦暝。”莲花顶,这个顶是石窟中最早、最完整的一个。莲花为底,观音坐莲。莲花为顶,普照众生。再看,莲花周围的飞天体态轻盈,细腰长裙,姿态自如。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相比大型佛龛,小型佛龛更多,石窟寺的小型佛龛二百五十个。与大型佛龛和千佛龛交相辉映,打造了一个万佛之国。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寺内最东边的千佛龛,是唐代乾封年间的作品,据说是武则天下令,和龙门石窟同时开凿的,周围有999尊小佛,加上中间这尊优填王造像,恰恰是一千尊。佛与众生之间好像已经没有了距离,仿佛,佛即是人,人即是佛。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石窟寺,没有喧嚣,没有拥挤,没有闪光灯,没有高高的防护栏,一个人可以静静的坐在石窟中,感受时空的交错,触摸历史的痕迹,欣赏绝美的石刻。恍惚间,仿佛依稀还可以听见当年石头与金属的碰撞声。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她这样静静地蛰伏在伊洛河畔,她的美丽不为人知,当然也不为凡尘所扰。临走时,在这幽静的庭院中,我看到一位背着背包的外国游客孤单的背影,一个被国人渐渐遗忘的古石窟寺,却活跃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巩义石窟寺,并没有真的被忘却。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我来了,你懂的…

初夏问河洛,身闲适古寺——巩义石窟寺侧记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