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网首页

穿越自己穿越人生——记家乡美之穿越太行山

省内游中原网作者:张卫新2015-02-09 15:04:38

穿越自己穿越人生——记家乡美之穿越太行山1.jpg

  黎明还未到来,夜幕还是那么浓重。我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踏上薄雾轻笼的路边公交车。因为我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我所知道的就是今天要做一次翻山越岭,走一次我从未走过的路,开始一次说走就走的旅程。

  启程

  上得车来,刚才和顺子及老侯狼吞虎咽喝下去的胡辣汤,没有也不能让我心平气和下来。其实我更想吃下去的是一份定心丸,而不是早餐。对于这次参加户外活动,就像大话西游里的对白,我猜到了开始,但猜不透结尾。幸好有兄弟姊妹几个人在一起,我心里还踏实一些。就要开始人生第一次穿越的旅程了。前面会有什么样的艰难险阻呢?。车子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向前摸索着前进。 我旁边坐的是一个头戴旅行帽穿着红色冲锋衣的老者,宽大的近视镜难掩其消瘦的脸庞。睡意朦胧中车要停的样子。睁开眼一看是到了一个加油站。汽车加油,人们陆陆续续下车去“唱歌”了。“我们这是到什么地方去?”我真诚的问老者。“我们这是要到辉县去大概需要两个小时车程。”老者用一种比我真诚两倍的口气对我说。“如果自己开车去会用多长时间?”我又问了一下。“大概还是会两个小时,因为山路不好走。”在老者的平淡回答中,我感觉到他对于这条路不是那么陌生。“你是头一次来这个团吧!”“是的,我是头一次参加这样的户外活动”。老者告诉我参加户外活动背包要有弹簧的那种,这样在行进过程中才能避免背上有汗,他还告诉了,我一些关于参加户外活动的注意事项,和一些应准备的东西……在老人谆谆教导下我渐渐地进入了梦乡。车身一颤,我从梦中醒了过来,我还以为是到了目的地,人们陆续的下车了,车内和车外的温度是两个世界。群山和树林都被前两天的冬日初雪给装扮的银装素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人们三五成群的在一起相互摆个pose照相。笑声和语言多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随着天色放亮而渐渐的绽开。这是一个滑雪场,兵分两路,下了几个人后我们又向前进发了。

  穿行

  车在寂静的辉县山路上疾驰,司机师傅也许沉浸到了夸父逐日的故事里,在天刚破晓时分和黎明争相冲出这夜色苍茫。到了!在公路边有人招呼着让大家下车,我们鱼贯而出,.项背相望缓缓地向山上走去。我戴上了口罩从里到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默默无声的跟随着人流,尽量把自己和这严冬白雪皑皑山雾缭绕的太行山割裂开来。别人都从背包里拿出了登山拐杖。娴熟的动作显得十分专业。也许是我茫然不知所措呆若木鸡的样子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听见有人说“你新驴吧,路边随便折根木棍儿当拐杖使。登山少不了它”。由于山路很窄。人们摆出了登山队形摩肩接踵缓缓向山上进发。漫山遍野的乔木杂草上橵着一层细盐白雪.向上爬了几十米。我有些气喘吁吁。禁不住问大姐,我们难道就是这样一路往上走下去吗?大家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这才刚开始,我们今天要拔高七百多米呢。”七百多米?是海拔高度还是相对高度我心里思忖着。想到我那受过伤的半月板,我心里的恐惧指数已经远远超过了一千七百米,或许还要高。又向上走了几十米,我禁不住第一个脱去了棉衣,有人叮嘱我说别叫冷着,说现在还远不是脱衣服的时候。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把背包挎在胸前,因为我背后实在太热了,汗流浃背啊!趁着喘气的时候我驻足向山上望去,这里的山比起卫辉的山树也多灌木也多,峰峦雄伟耸入云霄。有人叫喊到“快看雾松!”,重峦叠嶂银装素裹的大山上,布满了银色的松树,脚下是松针和瑞雪铺就的地毯,走在上面软绵绵的,有种要穿过林海雪原的前奏啊!干枯的藤条在树林间荡来荡去,树枝上的雪也洋洋洒洒飘落下来,冬天的大山也有顽皮的一面.“高处不能停,赶快向前走。”由于我的歇脚回头一看挡住了好多人向上的去路。我开始觉得已经透支了身体全部能量。“慢慢走,走到了山顶再歇。你放心,今天我会一直跟着你的。”原来是朝根,他一直默默的走在我的前后。在他的鼓励下我不断鼓起勇气向上攀援。人们的笑声和话语随着海拔的升高多了起来音量也大起来,家乡美、兰梦、雄鹰、优旋、雨等名字在空中传来传去。人群之中有的似出水芙蓉丰姿绰约,像突然盛开在这奇峰妙壁上的一朵雪莲花,有的面赛芙蓉气若幽兰,像移足万山丛中的君子兰花。有的婷婷玉立英姿飒爽,有的如参天大树巍然屹立,有的如上山猛虎健步如飞。这里人们也没有了真实的姓名。有的是一个共同的名字――驴友,有的是蕴含着不同含意的网名。这里的山比卫辉的状阔,这里的树木和杂草比卫辉山里的高大茂密。老道的驴友在不停的照像,后面远方的山峰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云雾迷蒙中千峰万仞像大海中的冰山在烟波浩渺的海面上若隐若现,仿佛我们走进了一个神话世界里。

穿越自己穿越人生——记家乡美之穿越太行山.jpg

  山势渐渐的平缓,几所石头房子出现在我们眼前。和我们卫辉山上的石头房子一样,只是更大一些、更多一些。这里的山和草木都好像比卫辉的壮美和险峻。队伍行进在雾锁云笼的险径中,猛然抬头危峰兀立,一根天柱直插云霄。云雾缭绕在他脚下。真是鬼斧神工啊,高耸入云的壮美引的众人纷纷争相驻足合影。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一饱眼福让我付出的代价是体力严重透支,气喘吁吁的我已经忘记了刚上山的时候注意整洁形象的原则,现在我只想我不是爬着回去就好。正当我感到精疲力尽的时候,道路又缓缓的平稳下来,我听见有人说这叫“平切”,这也许是驴友们的专业术语吧。不经意回头发现原来在车上跟我坐在一起的老者又和我并肩走在了一起。我问他多大年龄了,“65了”。“如果到了六十五岁我能和你一样有这样的体力和毅力的话那简直是不可思议”。老者对我说这样的穿越他已经走过了几次。走多了就适应了。怎么听得像鲁迅的那句话,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变成了路。老者告诉我他在以前的户外队伍里见到过年龄最大有86岁的老太太比他走的还快!老者的话语和行动,给我对生命在于运动这句话做了最好最真的诠释。

  一路上大姐不停的在招呼前面的人要小心慢走,同时也走走停停看看后面的人跟上来了没有。这跟我初次见她对别人无微不至关怀的情形是多么得一致啊。任何疲惫、不耐烦和惊慌失措从未在她脸上露出过,有的只是充满信心脸带微笑的淡雅脱俗。从别人的言谈里我知道了她的网名叫优旋。 一路走下去山势渐渐地平缓起来。我想这次旅行终于熬到终点了,心里长出了一口气,腿上也不觉得疼涨了。心情一下子也变得好了起来。白云生处有人家,山坡上的石头房子也渐渐地多了起来,大多数的房子看起来是有人住的样子,门前有大大的石头磨盘,年代久远的石头房子以及像石头一样实在的山民。真的穿越了,我们穿越了大山,穿越了到了过去。

  不知不觉走到了山下一座石头院子的农家饭庄,我的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觉得这趟没白来,锻炼了身体也长了见识。正当我和部分人准备吃饭和休息的时候,听见有人喊。“到景区景区站的人留下,穿越的继续往前走。”这句话像一阵寒风,吹的我半身不遂,什么意思?大姐,早根,老候,和顺子一起来到了我身边告诉我:听领队的说我们已经穿越了五公里拔高大约有二百多米,剩下的路程大概还有十公里拔高500米。他们建议如果我走不动的话就和那些人一起在这里吃饭,然后从公路下山。如果还有精神和体力想试试的话就和他们一起向前穿越一座更高的山,最终再和所有的人汇合!天知道!我的人生中为什么总要经历这么多的艰难选择啊?本来现在正心中暗暗自喜穿越了一座人生的高峰,被人一下子从美梦中叫醒,告诉你这才是人生的开始,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呀?留下来,我将和一群妇孺在一起并且我一个也不认识。看着我们的人都上了山,我到底该怎样的何去何从啊?内心在斗争时,看到前面那个老者也一起向山上走去,我不再犹豫了。经过带队的清点。我们一起行共十六人告别了留下来的男女老少。相熟的人们在互相嘱咐依依惜别。有种过去电影中红军队伍出发时依依不舍告别家乡和亲人的味道。穿越中不但有得还得有舍。

  穿越

  我们穿越在一个古朴风貌的村庄里。齐王寨这个据说古代齐王曾穿越来到过的地方。这里的人和一切,和行进中的我们更像两个世界的事物。                                                                                                    路旁突然冒出两辆汽车将这里点缀得是那样的不和谐,难道它们也是穿越而来?。走在前面的人说快看拍电视剧呢,原来是河南电视台正在这里拍摄电视剧春去春又回,我们大家一起在电视剧的开机仪式的背景幕布前合影留念,不经意间我们又穿越了一部电视剧。导演在带领演员们穿越时光,体会着前人的生活,而我们在穿越着空间,穿行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别人用笔写下了到此一游,而我们却用照片记录下我们曾经来过。走出村庄路上的雪慢慢又开始多了起来,路也渐渐的陡峭起来,这十六个人的队伍的速度比起原来的大部队明显的感觉不一样,话少了许多脚步也加快了许多。我的汗愈发多了,我的衣服却越脱越少了,到后来发现我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我和一个戴眼镜的女的走在后面。看到大汗淋漓的她和同样呼吸急促的我,我一直在不停的想,到底要不要停下了走回去,和留下来的人在一起,因为或许现在回头还有机会。那个女的看着比我累得多,但她却鼓励我说:继续向前走吧,我以前第一次走了五公里第二次走了二十公里我都坚持下来了,虽然很累,但是只要你坚持,回头看看是很有成就感呢。不要气馁!我只有少气无力的前行。渐渐的险情多了起来。路突然变得湿滑,哎呀,有人跌倒,并且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要不行了。”我听到倒在地上的那个女的喊到。原来我们走到了一个铺满白雪小冰河的上面。紧接着我也摔了一跤,要不是在朝根的搀扶下,我真的起不来了,鞋太滑了。朝根这个往日的小兄弟在今天突然变成了大哥,总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就出现在我的跟前。前面迎面出现了一段绝壁,大家在风雨大哥的带领下开始钻灌木丛向上艰难的寻找路线攀爬。前面一点路的影子也没有。灌木上的雪不断的落进鞋子和脖子里,身上露出皮肤的部分不断被树枝挂的有些疼痛。“到底对不对?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往前走,还是走回头找路,大家的意见开始出现了分歧。身形矫健的顺子开始离开人群已经远远的向后面走去去寻找正确道路。前队变后队,大家在犹豫不决中渐渐地从山坡上退下来了。我马上体会到了上山容易下山难的感觉!前面,风雨大哥一个人在继续攀岩寻找道路。我们大家一起退回到刚才有人跌倒在地的小冰河上,怀揣一颗前途未卜的心在静静等待。人生的道路上何尝不是如此呢,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们有过多少次茫然不知所措,又走过多少次歧途呢?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那种感觉现在找到了。远望看到山上的红旗就是找不到向山上进发的道路,时间像这冰河下的暗流在一点点的悄悄溜走。终于,从半山腰传来了有人呼喊的声音。这喊声在山谷里千回百转显的很遥远,听不清喊的是什么,但那声调大家一下子都明白了:他们找到路了!大家陆陆续续地开始向山坡下走去。有人说风雨大哥还在后面寻找通向山上道路呢,他的全名叫风雨同行,我不理解,为什么此刻他不和我们同行了?是带错路对自己的一种责罚?还是一种欲与天公试比高的锲而不舍?似乎郑智化的歌声在耳边响起,“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路终于找到了,攀登过程中,那个戴眼镜的女的似乎体力消耗的很厉害,一直在说,“歇会儿吧。”我紧跟在她后面,想帮助她一把。其实想快也不行我也快坚持不下来了。保暖衣在我身上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反反复复多少遍我也不记得了!我把今年夏天的汗都全部预支完了。一路上总是有人催,“快点!快点!”在路上有人给我说,只要上了这船,你如果走不动了或者别的什么,真的没有人会帮得上你,一切都还得靠自己。我终于明白了这样强度的穿越之路,实际上真的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想想在人生道路上何尝不是这样的呢?能打败自己的往往是自己,能使你站起来的也只有你自己了。又走到了一个“平切”的位置,有人招呼大家该吃饭了。人们一字排开在山涯上半米多宽的山路边顺序坐下,没有什么路边了,因为它就是那么窄。屁股挨着山坡脚只能踩着悬崖边。人们打开自己背包里装在保温盒里的午饭,这午饭也像主人一样,各式各样各具特色。相邻的人们互相让着对方。大姐更是招呼着我和朝根两个人吃饭,可是我一点胃口也没有。别人打开保温盒都是热腾腾午饭,而我的冷餐和我穿越的热情都接近这山雾的零度。我是人群中最热的大汗淋漓。我的食物是最冷的寒冷如冰。这是不是现实和理想的差别呢?。腿脚酸痛浑身是汗赶走了我欣赏风景的心情也驱散了我对食物的欲望。在大姐和朝根的催促下,我蹭了些热饭。二十分种饱餐战饭,有人呼喊启程了。我们还要不要爬山了?得到确定的回答后,我沉默了,心中暗暗祈祷:赶快爬到山顶,然后就是一路下山了,好像一大片广阔的平原在等着我们的到来。一路上灌木从把脸上和手上挂出了一条条小的血痕,眼睛也被树枝划了三五次,脚下由于穿着一对旅游鞋的原故直打滑,几次摔跤都是拜托这双鞋所赐,想起了老者在车上告诉我,旅游鞋不适应登山的。忍着一身伤痛心想下次一定得带个眼镜、帽子和蹬山鞋来。人们只是在平切时低头前行,在向上攀登时屏气凝神。而我却是在低头时思前想后,在攀登时仰天长叹。回头看看除了淡淡的影子我处在倒数第二。

  险情

  终于到山顶了,让我再一次体会到了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句真理。本想着就要彻底轻松的下山了,谁成想比起上山来,下山好像更多了一份危险在里面。一路曲折前行,总要拽着些灌木才能保证不一下子摔到山下,可灌木不像是朋友那样总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就会现的。上山的时候总嫌灌木杂草多碍手碍脚的,恨不得整个山坡上寸草不生,下山时却恨不得提前两年前在沿路栽满树木。前面是两坐山峰的夹缝。前面看似无路,有人喊停!“怎么了?”“前面不知道能不能走了,有天梯”什么是天梯?难道不成是在绝壁上有很窄的一条小路吗?心中合计着如果绝壁的路上有绳索也就拼了这一回吧,两分种、五分钟,二十多分钟过去了,前面的人还没有动,我预感是出了什么事了,怎么了?“前面可能没有路走不动了。”顺子平静的回答到。如果真是那样该怎么办??我有些焦急了。“那我们只有回去。”听到有人这么说并且是那么平静的口吻说出这话,难道他们都是在用别人的腿攀登过来的吗?我们可是走了好远好远的路才到这里的呀!我想起了前面前队变后队的场景,一切在这里都变的那么的可能,不变的就是前面的路线总是可能在变!“好了能走了,风雨大哥下去了”。我想看不敢看的向前挤过身,一棵长在山崖上的半米高小树根上已经挂好了绳子,人们七上八下的沿着那所谓的天梯向下挪着,呀!我当初怎么不早些回头呢?这时我心里又泛起了悔意,后悔没有早早和那些停下来的人一起在峡谷中看风光。一阵山风从山下顺势吹来,它没有留意我的存在,直接穿透了我的身体,吹走了我最后的信心。看着下面的人小心翼翼在选择每一处手扒脚蹬的地方,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们在上面大气不敢出,生怕细微的吵闹声影响到他们产生不堪设想的后果。 正当我在心神不定之际,“你们俩个下来吧。”负责断后的顺子对着我们说道,他说话的口气是那么的处事不惊,让我怀疑他是不是从小在山上长大的。终于该着我下了,我知道我的鞋太滑了,我知道我是这群人里唯一一个没有任何穿越经验的人,我知道…..我错了,我也知道什么都晚了。能想的我已经都想完了剩下的全交给上帝好了,如果不是没时间,如果我的手不是那么不听话的话,也许遗嘱已经发朋友圈了。哈哈!我想当时要是有录像的话我一定是这样子的:看上去是表面算镇定,可内心里真的是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外加七零八落。因为一路走来我已经滑了很多次了,在平地还一会儿一滑,现在站在这“天梯”之上(这可不是有台阶的那种,杂乱的无章的崖壁上面铺满一层薄雪,一句话说完最能登山的山羊也无法自由上下的陡壁。)走在后面看到前面有人通过心里会有点塌实,但也要面临着陡壁上的雪已经被前面的人踩的像冰样的滑。每一处每一步我都加倍的小心,我知道如果我一时失手不但是自己还会将下面的人砸下去的。在天梯上,我每一次手脚的移动,都是那么的沉重和坚难,不仅要承受着自己体重和压力。还要负担起不连累下面人顾虑。上山时看到将群山打扮成冰肌玉肤的阳春白雪,这时变成了可怕的潜在杀手。记得第一次下海游出防鲨网时,也没有这样担心过,因为就算被鲨鱼给逮住它也是一口一口的撕扯,但如果手一滑这冰天雪地的山谷会在瞬间吞噬失手的人和下面的被株连者。正在我心神不定时,下面有个女的冲我喊:“你别再催我了,”语气中略带哭腔,天呐!我催你?我哪儿还有催你的勇气?我想这句话该由我来说才符合剧情。我只想鼓励她!就在这一路下行中,我的心也从嗓子眼里往下慢慢的放着,但始终是在悬着。在这最陡峭的山坡上,在这最狭隘的空间里,时间好像被拉长了。空气弥漫着“煎熬”两个字。好不容易到了坡缓的地方,脚下又开始滑了,身上背包和羽绒服也随地拖在坡壁上,顾不了泥泞和其他的了,“安全下降”占满了大脑的每个角落。

  走过最险的路段,一个身穿迷彩服的高大男子在半山坡上又举起了相机,别人告诉我他叫雄鹰,这迷彩服的色彩这这傲视群山的神情真的不就是一只山鹰在山谷中翱翔吗?回头看看刚才翻越的天梯正处在两座山峰的交汇处,除了陡壁悬崖哪里来的路呀?真是水到绝境成飞瀑,人到绝境又重生。余下的山路,一会路面崎岖难行,一会碎石嶙峋,“看到公路了!”,人们为了互相打气不停的用这句望梅止渴的公路话题来逗乐。到底是所谓的老驴和强驴,一会前面的风雨等连同途中一直说需要休息的那个女的等众人走在前面不见了踪影。我们像寻找大部队一样,追寻着他们的足迹一路向前。就要看到公路了,在重复了几次这样的话以后我们终于走到了一个村庄边,“老乡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山西!”噢?我们来到了山西!刚才那个天梯也许就是两省的交界处吧,看来有梯子的地方一定是某种事物的分界线了。看着老乡悠闲的沉浸在这多年不变的生活场景中,又一次体会了穿越的味道。我们跨越了两省交界!

  走在山下的公路上一会出现了叉道,大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对。走在公路上不像在山林中,在你最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时候会有一缕印着家乡美户外的红色布条出现在你面前的树枝上,这是我今天参加这个团队的标志,看到它就好像看到了风雨大哥指挥若定在对你挥手:跟我来,看到它就好像看到了明眸皓齿的优旋姐在对你嫣然一笑:往这里走,看到它就好像看到了兰梦热情奔放在对你说:别掉队快跟上…….。我们通过问老乡走上了一条与风雨大哥带领的第一梯队并行的捷径,据说比那条路要近些。沿着一条幽深而漫长的峡谷,我们一行七人走在左边的道路上,前面看不到的队伍行进在隐约看不清山谷右边。走在宽阔的山脚公路上(只是相对山路宽阔了很多),人们一改在山林中的死气沉沉和小心翼翼,精神抖擞快步流星奔走在山西的山区公路上。途中碰到老乡问“到天柱沟还有多远?”“三里地吧”。一路速度不减,走了三里地的样子。暮色渐渐就要落下了,又碰到路人问“到天柱沟还有多远?”,山西老乡保持一成不变的口吻回答我们“三里地吧”。在走到一座桥边时通过手机查地图我们疑惑了,好像是在绕圈子?感觉方向出了问题。在万般沮丧时,居然空空荡荡一路无人,该怎么办?我们七个人的小团体意见也出现了分歧。我们从清晨出门,一路从黑暗到黎明,现在又从白昼到黑暗,刚才心中那股兴高采烈一下让这黑色掩盖起来。眼看着手机中地图显示着我们好像是绕着水库走向一条回头路,在半路摔跤的女的哭泣声渐渐一米一米向周围传开了。一股无名火在我湿透的衣服里燃烧起来:“山西人真坏”(事后可能是我们感觉出了错)。“往前走,跟上”大姐的话不多但很坚定。眼看着又是铺着积雪的山路引领着我们向山上走去。见人就问“老乡……”“三里地吧”我们的信心在几次的问路中给扫荡的无影无踪。腿和脚都开始疼痛了。我想我这腿今天是要报废到这“三里路”上了,山西人真实在,他们的回答就不能变变???一路上朝根不停的给我打气,这时的我就像一个搞庆典的彩虹门,不是有他在一路伴着我打着气我可能早就泄气了。前面突然看到了有一道绿色的激光束划破夜空,虽然人们不敢再那么沾沾自喜了,可是谁都明白苦难就要结束了,绿灯预示着我们通过了!

  回味

  来到车上,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到肚里了,想起了下山的险情和水库路上的沮丧,我禁不住仍心有余悸。你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呀,一个老驴友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上次我们都没有穿过那地方。。。。。。”我完成了一次“强驴”的路线。风雨通报:今天我们穿越了32公里,拨高800米!从未远足过的我,带着膝伤,带着彷徨,带着友谊,带着后悔,带着欣喜,带着成功。穿越了太行!穿越了时空!穿越了黑暗和黎明!穿越了我自己。在一路步履维艰穿越中重新认识了大姐、朝根、老候、顺子也结识了风雨、蓝梦、多彩、雄鹰。。。。。。,虽然来自四面八方,但他们亲如兄弟姐妹。虽然来自各行各业,但他们怀着一颗同样穿越的心。他们是那么的睿智,排除了那么多意外和险情,他们是那么的意志坚定,战胜了一路的艰难困苦,他们是那么的积极向上勇往直前。不知是穿越改变了他们还是他们赋予了穿越新的意义。有人问我“下次你还敢来吗?”我抱之以微笑,你说?还有什么我不能穿越的呢!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